【旅人心語】行走在生活裡的吟遊詩人

今晚早早就躺在床上,打算隨著音樂自然地進入夢鄉,快速滑過歌單,選了曲風貌似能助眠的宋冬野,戴上藍芽耳機,任低沉的嗓音往耳內深深鑽入,結果不想睡的腦袋卻越聽越澄明,竟莫名細聽起歌裡的細節。

北京宋胖子的聲音太撩人,他的音樂則太有深意


平時我總放著宋冬野的歌當背景音樂,除了嗓音和歌詞特別吸引我之外,一直很欣賞他懂得善用獨特的中國樂器,放在恰如其分的節點上,成就一首歌最動聽的精華,但聽他的歌挺久了,卻不曾細聽歌裡的枝微末節。

今晚的耳朵不知為何特別敏感,歌裡的各種聲音格外引起我的興趣,專輯裡最後一首該做為outro的歌曲,因取名「intro」,在我的歌單裡被排在第一順位,長達3分16秒的音樂,從頭至尾都以吉他重複音節為襯底,再放入各種環境聲。

一開始是一個莫名喃喃的女聲,接下來是街頭嘈雜聲,隨後聲音來到地鐵站,地鐵到站、列車駛離,女人的跟鞋噠噠,隨著手扶梯拾階而上、離站,聲音接著似乎進到了工作室,貓兒叫了,兩個男人低語談話,錄音間裡,馬的嘶鳴被帶入歌曲裡,嬰兒的啼哭聲也成了歌曲中一段鮮明的聲響,最後以一首彷彿獨白的日語歌曲結尾。

為了聽清楚歌裡到底出現了哪些聲響,於是反覆循環播放再三細聽,我只能說~宋胖子簡直是鬼才,能將各種聲音當元素放進歌裡,夠別出心裁,而明明是outro卻取名intro,其中的弦外之音,大概想表達歌裡有生活,聽完了歌再繼續與生活奮戰那意思吧!

接下來仔細聽每首歌,竟都隱藏了各種環境聲在曲子裡,人聲、雨聲、雷聲、踏雪聲、馬蹄聲、馬啼聲、咳嗽聲、鴿鳴聲、鳥兒翅膀拍打聲…,這些聲音平時或許就在身邊日復一日地存在,習慣卻讓感官麻木地忽略這一切,而當原本平凡無奇的聲響被融入在歌曲中,如同每次獨自旅行時,感官總是被打開、被放大,各種感受就更加清晰與深刻,不僅沒有違和感,反而呈現出一種真實的生活感!

聽著民歌長大的孩子,卻陷落在宋冬野的中國新民謠裡


從前在深圳長駐三年,唯一回味無窮的只有清早熱騰騰的包子和豆漿,其餘一切都讓我厭惡無比,宋冬野的歌卻有股魔力,能將我的思緒拉往遠方,秒速抵達他所在的國度,帶我想像不一樣的中國,他所感嘆的漂泊,是我嚮往的流浪,聽他歌時,常忍不住想像歌裡描述的景象,靈魂就飄往未曾去過的草原、新疆、青海藏區,我想在杳無人煙的草原駕馬奔馳,我想在冬季深雪中從絲路走向新疆,我想在湛藍的夏季天空看五彩的藏旗飄揚,就算哪兒都不能去的現在,聽那個將雜音譜成樂、將生活寫成詩的男人歌唱,天天都在歌裡神遊天涯!

來粉專和我聊聊
歡迎分享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