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自由行】那一年在緬甸遇見的孩子們


身為媽媽,就算一個人遠行,心裡仍然掛念著小孩,尤其在旅途中遇見和自己小孩年齡相仿的孩子們,總會多留意幾分,也很喜歡與他們交流,在這一趟緬甸之行碰到的孩子們特別讓我印象深刻,我想來說說我與他們相遇的故事!

達瑪雅吉寺遇見的戲精男孩

他很可愛!

當我慌忙在寺廟內尋人時,幾次進出都見他窩在壁龕內假裝打坐,周圍的人群見他古靈精怪的模樣都被逗樂了,他身上穿著嶄新的衣褲,眼裡看不見憂愁,看得出來他的生活與周遭追著觀光客販售明信片的孩子截然不同,在這方小天地之中,因為他的存在,顯得人生多麼不公平,好人家的孩子不懂憂愁,而窮人家的孩子日日都得為生活奔忙,能夠天真,其實就是一種難得的幸福!

看著他,我突然想念起和他年齡相仿的小兒子,離開前我鼓起勇氣找他拍照,他一點也不怕生,非常大方地以各種搞怪表情拍照,似乎與陌生人合照對他來說早已是習以為常的小事,看著他母親為我們拍照時眼裡閃現的驕傲,也許這樣的孩子到哪都討人喜歡吧!

阿南達寺遇見的集鈔男孩

這孩子十分聰明,小小年紀已經掌握了與陌生人攀談的技巧。

「Where are you from?」這是我們之間第一句開場白。

當時我正坐在他家的攤位上,吃著嗆辣的青木瓜沙拉,大口喝著清甜的椰子水,天氣的燠熱讓我體內的汗水拼命往外奔流,我抬頭看了他一眼,簡短回覆:「Taiwan」,接著低頭專心享用我的餐點。

他沒有因為我明顯的戒心而退縮,反而對我說起他沒見過台灣的鈔票,問我是否能送他一張。

在我聽來,這僅是乞討的一種術語,但我不想用冷漠的拒絕傷了孩子的心,順著他的話,我隨口問他擁有哪些國家的鈔票,他立刻從身上的小包包拿出一本小冊子遞給我,果然裡面夾雜著各國鈔票,我一一翻看著,詢問他是否懂得這些鈔票來自何方,他如數家珍對我介紹著,聽完了我倒是有些歉疚,我怎能以狹隘之心去度量窮苦人家的孩子不配擁有搜集鈔票的愛好?!

為了表示歉疚,我翻出身上僅剩的一些泰國銅板送給他,無意間被他瞥見了錢包裡的紙鈔,他問我要如何才能擁有這些,我只能語重心長要他努力學習,才有機會擁有比現在更多!但他能懂嗎?人生太複雜,尤其是像他這樣的孩子,生來註定要為生活苦惱,我很難以簡略的對話要他明白學習是翻身唯一的機會,他也未必擁有理解此番話的機運。

在我離開後又不捨地轉身回看他,卻看見了他與一幫兄弟正在爭搶我喝剩的半顆椰子水,那一幕讓我好揪心,生在椰子攤的孩子卻稀罕地搶食客人不要的椰子水,而我只能無能為力地冷眼旁觀他們的窮困,轉身繼續往下一段旅程前進!

無名佛塔群遇見的小畫家兄弟

在蒲甘這個觀光聖地,到哪都會遇見來推銷明信片的孩子,只要不小心對上眼,就會被死纏爛打,因此我一貫採取不看不聽的冷漠姿態,避免影響了自己的遊興。

在某個路過巧遇的美麗佛塔群,當我正專心取景時,一片荒蕪之中,傳來一陣跑向我的細碎腳步聲,我心裡有數又是來推銷的,本打算不予理會,然而當耳裡聽見一句稚嫩的聲音說著:「Where are you from ?」我便忍不住回頭了!

在我背後站著一對年幼的兄弟,由弟弟代表發言問我要不要買明信片,這一次我倒是認真拿起他們手上的「商品」仔細打量,這兩兄弟竟然自製手繪明信片,也許在某些人眼裡大概算不上能夠拿上檯面的商品,但我卻非常佩服鼓勵他們這麼做的大人,那些千篇一律的印刷明信片,在我眼裡一點價值都沒有,而孩子們純真的作畫卻非常值得被鼓勵!

我決定買下他們的作品,尤其弟弟的畫作所呈現的構圖與配色可以看出他非常有繪畫天份,當我提出殺價價格時,他立刻露出藝術家的臭脾氣,堅決不願讓步,反覆交手幾次,我們各自堅持自己想要的價格,他氣極了,一字一句說著他是如何用心畫出這些作品,在一旁的哥哥卻早熟地阻止他不可以對客人無禮,最後我示意他回家問媽媽能不能用我的開價買下他的畫,他立即衝向遠處一間看起來根本不像個家的破舊房子裡,過一會兒帶著笑臉跑回來,說媽媽同意了!

銀貨兩訖前,我要求兩兄弟讓我拍下照片,我的小小心意,願他們懂得創作的價值,如果有機會,希望弟弟能夠順著天賦走出一條不平凡的路!

茵生村遇見的歌舞女孩

在蒲甘看了太多佛塔的副作用,就是見其他地方類似的佛塔也就不足為奇,我在茵生村佛塔林間漫不經心地穿梭著,忽然聽到一陣開朗的孩童歌聲,隨著聲音來到一座殘破的佛寺前,一群目測年齡約6歲上下的女孩正把佛寺高台當作表演舞台,盡情歌唱和舞蹈,歡快的聲音將所有遊客吸引過來,她們也就表演得更加起勁!
在其他遊客都離開之後,我叫喚女孩們讓我拍照,她們雖然很習慣遊客對著她們拍照,卻從未見過顯示在相機裡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拍完照之後,我將相機遞給她們看,她們又好奇又開心,還要我再幫她們多拍幾張照片。
在這群女孩之中,有個年紀明顯大一些的姐姐,總是很穩定地指揮妹妹們的歌舞節奏,我問起她的歲數,原來她已經13歲,因為太過瘦小,大約只是台灣孩子10歲左右的體型,以至於我完全錯估了她的年齡!
她也反問我的年紀,當我告訴她我已經41歲,她完全不敢相信,因為在她們村裡,像我這樣年齡的女人都已是阿嬤的身份,她甚至覺得我比她的媽媽來得年輕,後來知道我有兩個兒子,她更不敢置信,她問我為何有家庭還能獨自旅行?為何可以不顯年齡保持年輕?這些問題都讓我一時語塞,我們就像活在世界的兩端,彼此無法張望對方的生活,我很難接受她在三五年內就會嫁做人婦,她也難以想像為何我能活得不像她所熟悉的大人們,在我轉身之後,她的模樣和話語留在我心裡了,而她是否能夠稍稍體會這世上的女人並非全如她所認知那般沒有選擇地活著?!

因瓦古城遇見的街頭男孩

來到因瓦古城的這天,我騎著機車隨意在田野間打轉,四處尋找千年古城的遺跡,後來找到一段古城牆,當我正專心尋找最佳拍攝角度時,耳邊傳來一個孩子與男人簡短的對話,我四下張望並未發現有人,但聲音分明距離很近,在我拍完照準備轉身離去前,才發現身後有個以簡單竹架、木板搭起的棚子,上頭只是隨便地蓋上一張帆布,裡頭有個對我好奇張望的孩子,和正在休息的男人。

讓我感到震驚的是,這樣一個稱不上是房子的地方,或許就是他們的家,他們就在簡略的遮擋下,過著近乎露宿街頭的生活,就算早就知道貧困造就低劣的生活環境,但是這麼近距離直擊,內心還是萬分不忍,我為我的唐突闖入感到抱歉,也因為不忍直視,只能快速躍上機車以落荒而逃的姿態離開現場!

別把幸福視為理所當然,世上有人根本無從懂得幸福為何物!

在台灣我不過就是個再平凡不過的老百姓,知道自己算得上過得幸福,以往只將這一切視為「小確幸」,但自從在緬甸見過這些孩子,我才真正明白應該對自己此生所擁有的一切感到萬分感謝,謝謝老天讓我降生在一個美好的國家,給我無憂成長的環境,讓我有能力建立一個美滿的家庭,追根究底,我能過著如今的生活,並非全憑自己的努力,說到底不過是因為我有足夠的幸運活在一個能夠選擇自己想怎麼活的環境裡!

同樣生而為人,世界上有太多足以讓我揪心的人們,我自以為堅強,但真的把我放到他們的生活裡,面對各種無奈的處境,我還能擁有把日子過好的氣魄嗎?而他們更是完全無法想像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我的平凡或許已是他們的天堂,他們的日常卻是我不敢碰觸的悲涼。

後來每當兒子們不懂得珍惜時,我總說要帶他們到緬甸走一遭,去看看那些孩子們的生活,也許他們就能夠懂得珍惜與感謝,至少我是在親眼目睹之後,才明白自己過得煩膩的生活,可能是別人求之不得的美好!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的粉絲團按個讚, 你的小小支持是我持續寫文的動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