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由行

【百年職人】京都.日吉屋.古都里和式燈具|百年工藝華麗轉身,由傳統和式紙傘到和式燈具的新設計之路

  •  
  •  
  •  
  •  
  •  
  •  
  •  

走在京都祇園花見小路,經常可見身著華麗和服、臉塗白粉的藝妓,有時她們會撐著繪有精緻花樣的和式紙傘,與一身和服裝扮相得益彰,和傘同時也是歌舞伎表演中經常使用的道具,本篇就來說說京都百年和傘老店–百吉屋(HIYOSHIYA)歷經產業衰敗,再藉著新設計轉型成國際品牌的故事。

文字編輯|小嵐.圖片提供|株式會社日吉屋

邂逅京都百年和傘工藝

從江戶時代後期開業至今已有160多年歷史的「日吉屋」,是日本少數仍維持傳統工藝的老式和傘店,目前更是京都僅存可製作及維修和傘的老鋪,在傳統和傘需求逐漸式微之後,百年老店曾經奄奄一息瀕臨倒閉,直到第五代傳人西崛耕太郎承接家業之後,秉持職人精神傳承和傘工藝,更轉型開發「古都里」和式照明燈具,如今的日吉屋因開創新式和傘大業,轉身以新舊融合的姿態揚名國際,成為新一代大和之光。

百吉屋 古都里

當百年工藝跌進時代洪流裡

和傘曾經是大和民族既傳統又驕傲的設計工藝,京都女子穿著精緻的和服,搭配同款色系的精美和傘,婀娜多姿緩步走在花見小路上,一步一搖渾身散發端莊優雅的韻致,這樣的景象曾是世人所熟知的日本印象,全盛時期光是京都便有近200家和傘舖,然而隨著時光推移,現代人穿著和服的時機少了,使用和傘的機會也少了,漸漸地僅見於茶道、傳統日本舞和歌舞伎等傳統文化活動中,大眾的日常生活則習慣以平價的塑膠雨傘做為替代,市場需求銳減,使得和傘銷量大幅萎縮,導致這項傳統工藝受到巨大衝擊,許多和傘老店因難以維持生計而紛紛關門停業。

日吉屋曾經也是差點消失的老店,幸而命運有了轉變契機,約莫20年前,百年老店由第五代社長西堀耕太郎繼承,他出生於和歌山縣新宮市,年輕時曾到加拿大留學,歸國後便留在故鄉市政府任職,後與日吉屋千金締結婚姻,成為日吉屋家庭成員之後,受到妻子娘家製作和傘的傳統工藝美感所打動,決定放棄穩定的公務員工作,入贅日吉屋承接家業,從此一心踏上手工和傘職人之途。

▼日吉屋本店依然屹立在創始店原址,並且持續從事和傘製作。
日吉屋本店

用時間熬成經典

西崛社長在承接家業之後,雖逐漸掌握製傘的重要技術,卻深感市場維持不易而苦思轉型,早年和傘做為民生必需品而擁有固定的銷量,足以維持家業生計,然而新時代的生活型態大轉變,面對生計危機的衝擊,他終日尋思該如何讓和傘重回大眾的日常生活,並且依然保持工藝品的美感。

在親手製作和傘的尋常日子裡,有一天西崛社長在做晾曬工序時,意外發現陽光照進和紙與竹子時所構成的幾何光影很美,因此萌生將和傘打造成獨特燈具的想法。西崛社長抱持嘗試的心態開發新型態和式燈具,一開始不被眾人看好,直到在海外展覽取得訂單,日吉屋的和燈逐漸在海外打開知名度,而後再拿到日本GOOD DESIGN設計獎,從此日本人才開始注意到這款名為「古都里」(KOTORI)的和風燈具。

日吉屋從事和燈設計、製造至今已邁向第15年,曾經懨懨一息的百年產業,如今依然頑強地駐守在原址,守護著保有傳統內涵的和傘工藝,而古都里和風照明燈具儼然已成為日本新風尚的經典代表。

百吉屋 古都里

和式燈具

延續大和傳統之奧義

和傘工藝是一項極注重細節且需經過漫長、繁雜工序的精密技藝,開始做傘之前,需將竹片切割製成傘骨所需的細緻竹骨,再經染色、燒灼去除分岔竹纖維;和傘的成型則是以純手工方式將48根竹製傘骨打洞,再穿線固定於木構件上完成骨架塑形,資深職人大約花費30分鐘可完成,至於一般人可能得用上一整天時間;接著裁剪和紙,再使用木薯粉所製的天然黏著劑將和紙黏上骨架,動作必須輕柔、細緻,仔仔細細將和紙繃平完美地糊上骨架,此步驟大約要耗掉一天時間;粘合好的和傘經初步乾燥,再進行彩繪上色;最後一道工序,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步驟,在和紙上塗刷亞麻仁油進行防水加工,之後經一至兩週自然晾曬直至乾燥。

古都里和式照明燈具與和傘的製作工序略有不同,少了上油的步驟,這是因為上油後的氧化作用將導致和紙的色彩發生變異,在不上油的情況下,為了使燈具更加耐用,古都里系列採用纖維綿密且厚實的手工和紙,不易破損亦不易受潮,可維持一定的使用年限。

日吉屋 和傘

空間美學新定義

古都里燈具簡約、典雅的造型,不僅適用於和式風格的場域裡,放置在摩登現代風格的空間中,往往可製造出令人驚豔的美感效果,京都Four Seasons積翠亭茶室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京都The Screen Hotel精品旅店東京Hills整形診所、大阪糕點名店中島大翔堂,以及越南河內Hotel Du Parc Hanoi,都可見到以古都里燈具作為空間主視覺的呈現。

▼京都Four Seasons積翠亭茶室裡的古都里和傘與木製空間設計相互輝映。
日吉屋 古都里

古都里的設計仍在追求創新,並積極與國際級設計師合作,2010年與無印良品±0系列的商品設計師三宅一成合作的「MOTO」燈具拿下了德國iF設計獎,這款燈具不同於以往設計,是以燈開合構造所發想,造型更加簡約、新潮。

2016年開幕的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大廳掛著一盞名為「Butterfly」的燈具作品,是由德國設計師Jorg Gessner駐守在日吉屋工房與職人共同開發而成,概念取自更複雜的和傘構造,利用交叉結構設計呈現幾何美感,再使用金絲纖維和紙營造低調奢華的典雅氣度。

目前古都里燈具已研發出近似於和紙質地的非紙材質,可防水、可印刷,於室外使用完全無礙,讓和燈的設計有了更寬廣的發展。

▼古都里MOTO系列燈具以保有和傘骨架的方式延續傳統,整體設計則更新潮、俐落,適合安置在現代感的空間中。

▼京都麗池卡登酒店大廳擺放古都里經典Butterfly燈具,總引來歐美客人駐足觀賞,甚至親自到店舖參觀。
百吉屋 古都里

▼同樣放置在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的大型垂墜感燈飾,是由MOTO架構延伸設計,造型宛如水晶燈般華麗。

咫尺間的空間美學

古都里燈具雖然屬於生活用品,然而因為工藝價值高,對於製作手法、材質和整體美感呈現,都比和傘更加要求。和傘通常與和服一起搭配,常用色有紅、黑、紫、白4款,古都里燈具作為空間中的重點裝飾品,所使用的和紙色彩達12款之多,其中白色款和紙因為要呈現透光的質感,使用的是更薄透而堅固的進階材質。

和燈看似纖細、脆弱、容易破損,但所選用的材質極堅韌不易損壞,日常不需特別保養,另外還有一項其他燈具無法達到的優勢,古都里燈具在骨架構造未損壞的情況下,隨時可維修或更換花色,想更改空間風格時,換個顏色即呈現截然不同的視覺感受。

百吉屋 古都里

百吉屋 古都里

古典美學傳承與創新

目前在日本所見到的和傘以中國製居多,日吉屋是京都僅存的和傘舖,其他地區雖有少數職人仍在製作和傘,然而整個日本真正掌握和傘修繕技術的僅有日吉屋,每一年京都祇園祭花傘遊行所使用的和傘,以及古寺名剎的和傘,都是委由日吉屋進行修復,就連台灣人所熟知的超現實大師達利位在西班牙的博物館所收藏的兩把和傘,也是由日吉屋進行復刻重製。

即將消逝的傳統手藝,幸有日吉屋傳承延續,並且為傳統工藝開創不同的道路,西崛社長堅信革新才能延續傳統的命脈,他廣納設計巧思,積極與國際知名設計師合作,相信未來會有更出色的設計呈現在世人面前。

▼日吉屋利用古都里燈具可收合的骨架結構,設計出輕巧方便攜帶的禮盒包裝,作為訪日伴手禮別具意義!
百吉屋 古都里

採訪後記

本篇文章由小嵐為 Living 住宅美學雜誌 企劃撰寫,全文收錄於2021.06 出刊的 No.134期 百年職人單元。

一家百年老店的永續經營,尤其是專注手工技藝的傳統產業,應該都遭逢過極其不易的衝擊與挑戰,能夠將傳統手藝保留至今,依然頑強地挺立在世界的一角,其中肯定有好故事可以挖掘,果然在短短一小時訪談過程中聽了好多故事,然而礙於篇幅無法一一呈現於雜誌中實感可惜!

如果有機會到京都祇園,可安排一些時間到日吉屋本舖參訪,也許有機會遇到正在做傘的西崛社長喔!假如時間允許,還可以參加體驗工房活動,為自己做一把專屬和傘,帶回家做紀念!(和傘體驗工房預約

日吉屋體驗工房


京都西陣事業所

東京営業所(予約制)

官網FB粉絲專頁Instagram


 

FBTAG

《延伸閱讀》跟著設計去旅行

  •  
  •  
  •  
  •  
  •  
  •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