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心語

【旅人心語】是有那麼一條忘不了的橋


走遍世界,有沒有一座橋一直住在你心裡?

在我心裡有一個聲音,當我鬱悶時、想靜心時、騎自行車悠遊時、長途開車時、走一條長長的路時、遠行想家時,經常靠著他的聲音,保持平和的心情,或者療癒憂傷的情緒。

宋冬野,一個帶著畫面的名字,他的歌如名,像在冬日覆滿冰雪的荒野林間傳來一縷溫暖厚實的嗓音,他沒有高深的歌唱技巧,歌裡總是質樸而真摯地訴說著,將青春的遺憾、生活的無奈與沉重唱進人的心底,不經意便撩動、撫慰了與他一樣有故事的人。

在他的歌裡可以聽見難得的馬頭琴,有時候我會戴起耳機、閉上眼睛,將音量放到最大,琴音會帶著我去往不曾到過的草原上,想像自己馳騁馬背上,徜徉在無人之境,感受天地蒼茫的蕭瑟。
(我是真的想過若有一天去了草原,一定帶著宋冬野的聲音一起去!)

在他歌裡提到的「安和橋」,是他思念的故鄉裡一座平凡無奇的橋,聽歌聽得久了,我竟也興起念頭,想去見見這座讓他思念的橋,宋冬野這麼描述過這座橋:「小時候是爺爺奶奶帶我長大,奶奶對我很溺愛,要什麼給什麼,上高中後我一度挺叛逆,上學打老師、放學就住朋友家,但後來發現,不管我去哪兒,總想回安和橋,總覺得從那橋上走過,有種世外桃源、安穩的感覺。」可惜陪他長大的安和橋,如今成了沒有靈魂的水泥橋。

在我走過的國度,也有記憶始終深刻的橋。

泰國|北碧府.桂河大橋

我在橋邊閱讀了這座橋的血淚歷史,意外得知中國遠征軍和日籍台人軍隊曾經在此短暫交會,甚至埋魂於此,以憑弔的心情親自走過死傷無數的死亡鐵路,眼裡看著壯觀的人造奇蹟,心裡卻充滿哀傷,戰爭無法避免殘忍,願我們永遠不需親自經歷。

▊桂河上的那條鐵道 | 此時的歲月靜好,彼時的殺戮戰場
https://mimiya888.com/archives-713/

馬來西亞|檳城.姓氏橋

現在我們口中的「北漂」是個時髦的用語,但早年的華人為了生活被迫選擇「南漂」,真真實實隨著船漂向南洋,帶著所有身家,去一個未知之境,他們沒有身份,亦沒有渾厚的家底,只能屈居在異國他鄉的臨海之地,求一份溫飽。
現在的姓氏橋雖是經認證的世界遺產,但在觀光客眼裡,不過是個知名旅遊景點,假如有機會拜訪檳城,希望你認真了解姓氏橋的故事,或許真正站在橋上時,會有不同的體會!

▊到姓氏橋尋找《初戀紅豆冰》的滋味
https://mimiya888.com/archives-645/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