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自由行

【緬甸自由行】三城一湖逐光追影之旅 05 • 茵萊湖包船半日遊 | 蓮花工坊、鑄銀工坊、茵甸村、跳貓寺


茵萊湖位於緬甸娘水地區(Nyaungshwe)撣邦高原(Shan State),三面環山,是緬甸的第二大湖,湖的周圍有許多聚落,多數居民仰賴湖以維生,其中最知名的就是以腳划槳的單腳漁夫。

照例搭著夜車,清晨五點多來到娘水鎮,再搭拼車tuk-tuk前往12公里外的湖畔飯店,Check in 之後,順便訂了包船遊湖,回房間稍加梳洗,吃了早餐,還沒來得及補眠,就出門遊賞茵萊湖風光。

從飯店向外延伸的棧板平台上了船,駛出水草蔓生的狹窄水道之後,就是我日思夜想的茵萊湖,來之前就知道茵萊湖面積之遼闊,但是搭著舢舨船行駛其間,仍讓我訝異如同來到無垠大海!

水與雲之間,遠離凡塵之外

船一路緩行,遠望四周的山脈,近看潔淨無波的湖水與偶爾飛過的水鳥,兩側全是種植著作物的浮島,天空是純淨的淡藍色,好一個離塵之境,在這個安靜到只剩下船的引擎聲的片刻,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和船伕,眼前的一切如仙境般不真實,即使一夜未眠,身心仍因置身美景之中而保持著亢奮的狀態。

當船逐漸遠離湖畔,終於見到了以湖維生的人們,眾人合力清理堆積在湖底的水草,有些船上的水草早已盛滿如小山,只容得站立的位置,船上的人仍然奮力掏挖湖底,據說這些水草會被送到工廠加工製成有機肥料。湖上也有零星正在捕魚的漁民,就是沒能見到聞名遐邇的單腳漁夫。

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水上屋聚落,在這裡居住的人們大多是茵達族(Intha),祖先為遠避戰火而來到這裡,甚至避世而居在湖中央搭造起房子,行駛其間猶如進入了水世界的末日場景中,如今茵達人早已在茵萊湖落地生根,並且發展出各種傳統工坊、農漁產業與市集,雖然遺世獨立卻蓬勃地活著!

類似的水上屋建築特色,在馬來西亞檳城和香港見識過,通常與水爭地的人們,經濟方面是比較困苦的,他們因困頓而衍生獨特的生活方式,對我們這些外來人來說,卻是新鮮的眼界。不遠處緩緩划來一艘船,一個婦人以船為市販售各種水產醃漬品,婦人雖看出我不會是她的買客,見我好奇探頭觀看她船上的“商品”,仍不吝給了我非常燦爛的笑容,如此充滿生活感的水上風情,與泰國為觀光客塑造的水上市場截然不同,而我愛這裡更多!

第一站來到「蓮花工坊」,這裡主要從事將蓮莖中的纖維取出,搓成織線,接著染色、織布,再製成各類成品,坦白說,這就是個購物站點,但還挺值得一看。取纖維對我來說是新的知識,第一個想到將蓮莖纖維製成織線的人真是個天才啊!如今她們所使用的織布機仍然十分傳統,純靠人力織就,樣式卻可千變萬化,織出來的布料柔軟細緻,但可惜成品售價不低,難有下手的慾望!

第二站的鑄銀工坊也是購物站點,但相對來說商業氣息重多了,因為不感興趣,待不了五分鐘就速速離開,都怪早晨談包船時還昏昏欲睡,其實應該直接刪去才對!

第三站來到了我最期待的「茵生村」(Indein Village),正確來說,此次包船遊湖就是衝著這裡而來,其他景點不過是順道的配料小菜,因為路途遙遠,一般制式行程皆不含茵生村,需要加價前往,但保證值得!

船行駛了好長一段時間,久到讓我忍不住打起瞌睡,好不容易才抵達茵生村,上岸之後,首先會經過一段長廊,知名的五日市集輪到茵生村舉辦的那一日,攤商就會在這裡擺攤,若有特殊節慶,茵萊湖附近村莊的僧侶全都會聚集在此朝聖與托缽,同時也會有大量信眾湧入,光想就覺得那畫面十分壯觀!

越過長廊之後,便是塔林聚集地,這裡的佛塔毀損得比較嚴重,因為年久失修,反而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草木攀生在佛塔之上,在破敗之中橫生自然野趣。

在蒲甘看了太多佛塔的副作用,就是見其他地方類似的佛塔也就不足為奇,我隨意地在塔林之間穿梭,忽然聽到一陣開朗的孩童歌聲,隨著聲音來到一座殘破的佛寺前,一群目測年齡約6歲上下的女孩正把佛寺高台當作表演舞台,盡情歌唱和舞蹈,歡快的聲音將所有遊客吸引過來,隨之也來了幾個兜售圍巾的婦人,其中一名婦人見我專心看著孩子們表演,驕傲地說台上的女孩是她的女兒們,她的推銷對我不具效果,但她的女兒們耀眼得讓我捨不得邁開腳步!

在其他遊客都離開之後,我叫喚女孩們讓我拍照,她們雖然很習慣遊客對著她們拍照,卻從未見過顯示在相機裡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拍完照之後,我將相機遞給她們看,她們又好奇又開心,還要我再幫她們多拍幾張照片,回來之後其實有意託人幫忙帶照片回去給她們,無奈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看來短時間內是無法如願了!

在仰光和蒲甘看了太多為生計而在景點兜售明信片或乞討的孩子,我總以為大部分的緬甸孩子都被困在一個惡性循環、看不見未來的日子裡,但來到茵生村,我卻被她們的笑聲吸引得走不開,因為這些女孩們還能擁有難得純真的童年,最後我還是挑了一條圍巾,價格不到台幣100元,據說也是蓮莖纖維製成,手感非常舒適,樣式也好看,後來有點後悔應該多挑幾條送婆婆媽媽才對!

離開塔林區,沿著河岸走到另一側,來到一座木橋,橋樑看似簡陋,卻是茵生村人車往來的重要通道。過橋之後沿著河岸散步,見河裡有人正在刷牙、沐浴,也有人在岸邊洗衣,還有幾個孩子找了一塊浮木便玩得不亦樂乎,笑聲傳得好遠!如果說茵萊湖彷如人間桃花源,我倒覺得茵生村是桃花源的中心,在這裡我看見了與世無爭的生存方式,時刻被笑聲環繞,在仰光和蒲甘見識到的市儈所引起心裡的不愉快,全在這裡獲得了療癒!

最後一站來到「跳貓寺」,曾經這裡有著許多會翻滾跳躍的貓兒,如今寺廟出名了,貓兒卻懶了,全都躺在木地板睡大頭覺,再難見到牠們活蹦亂跳的姿態。我一眼就看見了其中一隻橘色虎斑貓,曾經我也有一隻一樣的貓兒子,在牠離開之後,我總是試圖從其他橘貓身上找牠的影子,跳貓寺的小橘不知是否探知了我的心思,竟然在我靠近時,主動貼在我身邊撒嬌,甚至跳到我腿上以非常放鬆的姿勢繼續睡去,那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一瞬間我深埋在心底好多年的思念竟被撫慰了!

好不容易狠下心跟小橘說再見,接著就是一路返回飯店,途中終於遇上我心心念念的單腳漁夫,但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這些漁夫全是孩子,猜測大約十歲上下的年紀,他們一人駕一艘船,單腿站立以腳划槳,兩手則忙著灑網、收網,雖然不如收小費擺姿勢的表演漁夫那樣可擺出各種唯美的姿態,但意外闖入當地人的生活,見識到最真實的日常,我真是感動極了,與其拍出讓人驚艷如設計出來的照片,我更想親眼目睹茵達人如何與湖共生,也許對他們來說,水上生活只是如呼吸一般再自然不過的日常小事,卻讓我這個局外人大為驚嘆,在我家也有個年齡相仿的兒子,但這些需要為生活而奮鬥的孩子們,顯得有本事多了!

去到茵萊湖之前,多次聽說這裡已不再如桃花源般遺世,也許是出發遊湖的時間較晚,正好避開了觀光客群聚的時段,也很幸運避開了“演出來”的茵萊湖,大概是我的旅遊強運助攻,才有機會見到茵萊湖的真面目,讓它最美好的樣貌留在我的記憶裡,如果有朝一日我再回來緬甸,茵萊湖一定會是我想再訪的地方!


發表留言